站内搜索 最新公告: 留言或在论坛发帖积极者可以获赠性别书系哦~~ 今天是:  
今日更新
相关链接
【专题讨论2】男孩真的需要拯救吗?
专题讨论 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讨论
【专题讨论2】男孩真的需要拯救吗?
来源:东北子网络 作者:胡晓红 发布时间:2011-03-16 10:51:57 浏览次数:14420

近年来,“弱势男生”、“男孩危机”和“拯救男孩”的话题引起广泛地探讨和关注,男孩的成长以及培养男子汉再一次进入人们的视野,在“男孩危机”的焦虑中发出“拯救男孩”的呼声。对此,我们不仅要问:男孩真的面临危机了吗?男孩真的需要拯救吗?

首先,用来说明“男孩危机是全线性的危机”的是男孩在学业上落后的一大堆令人触目惊心的统计数字:

2007年,普通初、高中在校女生的比例分别达到47.33%47.26%,全国普通高等院校在校女生的比例为49.12%,成人本专科在校女生比例为52.31%,已超过男生。在这组数据中,只有成人本专科在校女生比例达到了52.13%,这唯一超过50%的例子恰恰说明了有更多的女性无法进入全日制的高等教育体系,而是通过其他渠道接高等受教育,以此来提升自己参与社会的能力。所以,这组数字恰恰说明了需要关注和提升的是女生的受教育空间,而无法证明男生的受教育危机。如果仅仅因为女生参与各级教育的比例在逐年提高而引发“男孩危机”焦虑的话,那也只能说明男权思想在作怪。

1999-2008年间,高考状元中男生的比例由66.2%下降至39.7%,其中,文科状元的男生比例由47.1%降至17.9%,理科状元的男生比例由86.1%下降至60.0%。这个数据让“状元郎”已成过去式,而“状元花”才是时代的宠儿,悲观的态度加剧了“男孩危机”的焦虑。而这个数据恰恰说明了只要给女生一个支点,女生也能够创造奇迹;同时也让我们想到为什么在“状元郎”统治的时代,没有人质疑教育模式出了问题,而默认了男生优越的事实?

20062007年度男女生获国家奖学金的实际比例为1:2.0120072008年度男女生获国家奖学金的实际比例为1:1.95。由男生在国家奖学金中的失利得出“男孩危机”已延伸到高等教育。然而,仅仅凭国家奖学金的统计数字就说明大学男生的危机恐怕是有些杞人忧天,因为大学是一个多元化的空间,学习成绩已经不是评价大学生的唯一标准,男大学生对学习成绩或者国家奖学金并不是十分在意。而女生在就业危机面前,抓住“国家奖学金”这个救命稻草,也许是打开自己前程的一个资本。

看到这些数字,给人的直观印象是从中小学到大学,“男孩危机”现象日趋严重。然而,如果仔细思考这些数字我们会发现:用来证明“男孩危机”的论据大多数是来自与同龄女孩的对比,这难免会让人感觉到女孩的光芒遮蔽了男孩的前程,而试图通过用与女孩对比的数据来说明“男孩危机”本身就是一种思维方式上的失误。其实,“男孩危机”不过是人们的一种心理感受,这种感受与其说来自于男生和女生的比较,不如说是今天的男生与过去的男生、今天的女生与过去的女生的比较。以往,男生占有绝对优势,今天,女生迎头赶上,在这种比照下,男性显得落伍了,女性显得强势了。因此,“男孩危机”的焦虑不过是刻板性别观念中男子汉情结的一种忧虑而已。

其次,让人感到“男孩危机”的还有男孩在体质、心理及社会适应的各个方面都面临更多的“麻烦”。这些“麻烦”具体表现在男孩的体质危机令人忧心忡忡:1985-2005二十年间,7-22岁城市男生肥胖的比率由0.19%飙升至11.39%2005年,6-22岁城市男生视力不良检出率为57.31%,乡村男生为44.88%。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男孩身陷心理危机,诸如:在网瘾青少年中,男性比例达68.64%,远远高于女性的31.36%。另外,男孩的社会适应也不容乐观,男孩是一个更容易卷入暴力和犯罪的群体。2007年,全国工读学校在校生中,男生比例高达86.30%,是女生的六倍多。

这些事实的确让人意识到“男孩危机”的存在。然而,当深入思考事实背后原因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以上所举的男孩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来自身体、心理和社会适应性的危机更多的是一种社会问题,或者说社会变迁带来的负面效应,它发生在男孩身上,同样也发生在女孩身上。即便有男女差异的数据,但如果从时间纵向比较来看,社会变迁给女孩带来的冲击可能会比以往社会更为严重。我们似乎也可以看到另外一个不容乐观的事实:在现代社会,女孩也变得越来越难以捉摸:诸如女孩吸烟酗酒的现象,女孩暴力的现象,女孩堕胎和少女妈妈的问题。这些问题也无不在威胁着女孩的健康和成长。所以,既然是社会变迁带来的社会问题就需要对男女一视同仁,而不是仅仅看到社会变迁给男孩带来的麻烦,而对女孩的影响视而不见。

最后,“男孩危机”的罪魁祸首是“应试教育”。原因有三:第一,现行教育模式忽视了男孩与女孩不同的学习方式;第二,现行教育模式限制了男孩的成长需要;第三,现行教育模式没有注意到男孩发育落后于女孩的事实。以上分析过程无不传递着“现行教育体制是专门为女孩而设计”的信息,这其实是一种男孩本位的思想,它只能看到了教育体制对男孩发展的限制,却对在这种教育体制下男孩享受的特权和这种教育体制给男孩带来的优势出现了弱视。比如,从高考招生来看,思维惯性下男孩占有优势的理工科的招生人数远远高于女孩占优势的文史学科,另外,在军校、警校等高校男生更是男生的天下。由此可见,在高考录取中,男生在数量上占有绝对的优势。而且在男生占优势的学科中从来没有一个政策因为要平衡性别比而向女生倾斜,而在女生占有优势的文科专业中,常常会因为担心性别比失衡而降低男生的录取线。人们往往对男孩在教育体制中所享受的特权和优势视而不见,这是因为所有这一切会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观念背后彰显了“男权思维”的力量。

事实上,任何教育模式设计的初衷并不是有意让这种模式更适合某一性别的发展,大多数社会各界精英(更多的是男性)正是在这种教育体制下成长起来的。如果批评中国的应试教育是男孩成长的杀手,那么,在西方的教育体制下,为什么也会出现了同样的男孩危机?再退一步说,对一个教育体制的批评不能因为它更适合某一性别的发展而不适合另一性别的发展,这首先就让这种批评陷入性别歧视的困境中。

由此可见,“男孩危机”的焦虑来自于用“男孩问题”与“女孩成就”相比。然而,从现实来看,女孩更面临着从机会公平到结果公平的全面困境,“女孩困境”才是一个关乎公平的现实问题。

首先,女童入学情况不容乐观,主要表现为女童入学率低、失学率高,这一现象成为我国普及义务教育的瓶颈。尤其在一些边远贫困地区和少数民族聚居区,女童教育的困难依然存在,她们平等受教育的问题还远远没有得到根本性地解决,女性受教育机会仍然处于不平等的劣势状态,这种状况令人担忧。除了直接的失学,女童还面临着额外的压力:诸如:在农村,更多的家庭劳动是由女童来承担,占用了更多的学习时间;传统习俗会限制女童的社会发展和求学的愿望;早婚、少女怀孕以及遭受性侵犯等都会造成女童学校教育的中断;家庭的教育投资往往也倾向于男童,迫使女童过早的离开学校……这些困境会让女孩前途黯淡,不管这部分失学的女孩多么渴望学校的教育,多么珍惜学习的机会,多么具有获得成功的潜质,只是一个因为没有获得平等的受教育机会而输在起跑线……面对这样的事实, “男孩危机”和“女孩困境”哪个更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其次,学校教育的性别偏斜造成女生发展受限。一直以来,学校存在着女生在数学、科学和科技等学科“表现不好”的假象,由此,女生被明显地导向到一些特定的被认为适合她们的学科。学科性别化的结果导致女性的两难境地:一方面,少数女生即使凭实力进入科学、理工和技术等学科,但是在这样一个由男性主宰的世界中,女生觉得自己被边缘化。另一方面,如果按照约定俗成的期望进入到适合的学科,则会给这个学科带来“性别失衡”,有一部分女生就会在高考或者就业中因为“性别比”而被“平衡”掉。然而,男生却全然不存在这样的困境,如果进入男生的学科,则会在这片广阔天地中大有作为;如果进入女生的学科,也会如鱼得水,享受来自性别的绝对优势。由此可见,学校教育的性别刻板化造成女生对理科学习信心不足,在给女生学业和职业发展带来阻碍的同时,势必导致职业结构的性别失衡。

最后,职业结构的性别失衡内化了女生的职业价值观,压缩了女生的职业成功机会。我们看看社会现实:国家及各级领导几乎被男性所垄断;社会精英男性居多;高薪职业男性占有优势地位;另外,女性在科学和科技领域往往也是缺席的,《2009中国两院院士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科学院有女院士56人,占总数的4.91%,中国工程院有女院士42人,占总数的505%……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即便在被公认为最适合女性的教师职业中,普遍也存在这样的事实:学前教育和基础教育中女老师占绝大多数,但校长多为男性;高等教育中,女教授的比例远远低于男性,而且在校长和院长中很难见到女性的身影。社会和学校职业性别图像就像一本无形的教材在指导着学生的职业价值观,而且它让女生相信,男性拥有优势和权力是无可避免的事情。就这样,性别失衡的职业结构被一代又一代复制着。由此不难看出,现代社会的公领域仍然是一个以男性为主导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女孩的困境无处不在……

综上所述,与“男孩危机”相比,“女孩困境”大多来自于社会的结构性安排、传统文化的习惯性力量以及教育中性别刻板印象的限制,是非通过女孩自身的努力所能够改变的,是一种结构性的显性危机。所以,与“拯救男孩”相比,更需要“关爱女孩”。然而,人类社会是由男女两性构成,任何以牺牲某一性别为代价换取另一性别的发展的想法都是幼稚的。“男孩危机”PK“女孩困境”需要唤起的是一种超越性别对立的思维方式。

首先,在“男孩危机”这个问题上,女孩并不是男孩的竞争对手。而且男女之间也不存在竞争关系,即便存在,也不是此消彼长的“零和”竞争而是相互促进的“共赢”关系。这一点可以从人与社会的发展的历程得到验证:与过去相比,男孩和女孩的整体能力都在提高,受高等教育的人数在上升。因此,要相信我们的男孩,给他们够的空间,允许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他们对生活的理解和追求,发展出多元的男性气质,而不是用“成功”、“坚强”和“责任”来规定男孩的发展,让每一个生命都得到尊重和自由。只要我们转换关注问题的焦点和改变思考问题的角度,“男孩危机”便不会存在。因此,危机的不是男孩,而是成人看世界的眼光。

其次,还需要改变的是我们的性别观念以及对女性的认识和评价,整个社会要用一种胸怀来接纳女性的发展和进步,以及女性所发挥的社会价值。不能因为女孩在教育中展现的优势就产生“男孩危机”的焦虑。其实,“男孩危机”的思想也许暴露了人们的“男子汉”情结和对“男子汉精神”的眷恋,这种情结和眷恋不过是传统男性价值观的一厢情愿罢了。而在现代社会,男孩和女孩都会在新的社会环境中做出选择和调整,最终实现“男女共治”社会。社会的变化在告诉我们,需要改变的不是男女之间力量的抗衡,而是我们的性别观念。

最后,需要拯救的不是男孩,而是我们的社会。“男孩危机”背后更多地交织着社会结构的转变、生活方式的变迁和社会分层的转换等时代问题。如果在社会结构的脉络下,“男孩危机”其实隐含着这样的心态:男孩的学业危机暴露了对未来男性能否在社会分层中占据精英阶层的恐慌;男孩的体质危机彰显了对未来男性能否在社会分工中占有优势地位的忧虑;男孩的心理危机和社会危机则表达了对未来男性能否在社会秩序中巩固“男强女弱”性别结构的焦虑。由此可见,“男孩危机”与社会分工、社会分层和社会秩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一个人在社会上发展始终伴随着地域、阶层和贫富差距等因素,那些占有更多社会资源和特权的群体往往也拥有更多的发展机会,来自于地域、阶层和特权的因素要远远大于来自性别的影响。从这个角度看,需要拯救的不是男孩,而是我们的社会!这也许是对“男孩危机”和“女孩困境”这一争论的趋于理性的回答。

 

作者介绍:胡晓红 1972年生,东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哲学博士,研究方向:性别教育,性别社会学。

 

本文由东北三省子网络供稿,特此感谢!欢迎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男性气质多元化与“拯救男孩”(作者:方刚).doc

教育公平视野下对“男孩危机”的性别解读(作者:胡晓红).doc

弱势男生:性别平等教育中被忽视的问题(作者:王文 等).doc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络版权所有 邮箱:nwgs2010@gmail.com 电话:0571-87053155 TEL:86-571-87053155
技术支持:杭州三六五网络 备案编号:京ICP备06032579号